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杭州滨江区红椎菌引进补2019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30 00:16:00浏览216次

“啊?你们家庙也能挂单?”那敲门的一愣,疑惑的问道,“不合规矩吧。”

沈图微笑道:“我们这里已经升格成了十方子孙观,是可以挂单的。”

后面的陈高娟这时候很是高兴的笑道:“太好了,这位师兄,我们挂单!”

“请先随我来止静。”沈图将两人引到了主殿青华殿上,取出蒲团交给二人,又去将帘子退下一部分遮住太阳,之后见两人都坐好了之后,便在供桌前的小钟那里缓缓的敲了三下。

“我想起来了,是你!”陈高娟这个时候突然提高一个音调,指着沈图,“你在这里吗?”

“是啊,”沈图向着陈高娟和另一个坤道笑了笑之后,说道:“请背诵《三官经》《北斗经》。”

沈图在一边看着,和自己所学的一一对应了一翻,各种不同也是默记了下来,等他们用了一个多小时将这些全部背诵完成了之后,沈图将两人送到了已经可以住人的寮房中,在挂单牌子上登记好了之后,又去了库房。

沈图从库房中将床上的新褥子、被单、薄被子都放好了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道:“这里简陋的很,刚刚建好,还望道友见谅。”

沈图笑了笑,“贫道是这里的主持当家。”

“贫道确实是当家啊,”沈图苦笑道,“我们的这道观之前是子孙观,就我和师傅两个人,这师傅不在了之后,我师叔和师伯就回来帮我料理道观,云游的时候,师叔将道观整理了一下,就接这个会升了一格,变了十方子孙观,我这也是回来之后才知道的。”

“这样啊,”陈高娟想了想,笑道,“我说呢,怎么这道观里就师兄这么一个人在忙。”

那陈高娟连忙道:“还是我们新来的来吧。”

沈图摆了摆手,“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晚上你们可是还要巡查。”

“这……”沈道姑面露难*,她还真没办过这事,不过既然是这里的规矩,也就是按规矩办就是了,“好吧。”

“可是他也好不到哪去,连我们的目的都没问。”

“安全!”沈图肯定的说道。

魏卜知看了看沈图的面孔,不动声*的对邵宜施点了点头,那邵宜施这才松了口气,“你可不知道啊,我跟你师伯去了银行之后,一看这么长的一溜零,吓得差点没抽过去,也就是我们吃过见过,要是换一个别人,现在早就进医院躺着了!”

“你怎么安排的?”

“巡查。”

“这不合适吧。”魏卜知说道,“不都是转厨房执事的吗?”

说到这里,邵宜施脸*有些赫然的发烫,小声道:“咱们这里的厨房和斋堂不都是没做完吗?”

“什么啊!”魏卜知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对看着自己的一脸好奇的沈图说道,“你知道人家为什么来挂单的吗?”

沈图一拍自己脑子,“这个忘了问了!”

沈图听了,也是赫然,就算是到了他现在的修为,脸上也是难免的有些羞红。三个人坐在那里,你看我,我看他,结果都是一般表情,哭笑不得。

克里斯蒂安在首映式结束了之后,便带着自己妻子希比离开了京师,连晚宴都没有参加,随行的人只有两人的经纪人和一个翻译。(蛋疼小说网-danteng123*文字首发)

在京师场坐上了飞之后,希比给克里斯蒂安的腿上搭上了一条毯子,笑着说道:“你真是疯了,居然真的要去看什么法师塔?”

“我知道,我相信我的魅力。”希比轻轻一捋自己耳边的亚麻*卷发,“可是你现在的状态让我开始怀疑你了。”

希比看了一眼克里斯蒂安,掐了一下他的手背,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腿上揪开,脸上带着笑容,“我想我们下了飞之后,应该给安妮打个电话,她似乎对这个沈有些兴趣。”

克里斯蒂安抖了一下眉毛,“我还认为她和你是朋友,你不能这么对待可怜的皮特,他会疯的!再一个,我想安吉丽娜也是为了感谢他而已,我们不能破坏别人的家庭。”

“什么?”沈图这时候刚刚做完晚课回到自己的寮房内,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有些蒙,“你说的可以详细一点吗?我想我不明白。”

“我现在刚刚下飞,在太白城场这里,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伙计,我不知道该怎么找你。”

沈图听着克里斯蒂安有些急匆匆的语气,笑着问道:“你身边有翻译吗?”

“很好,去酒店住一晚,明天我会去酒店接你的。今天太晚了,我过不去。”沈图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你应该早点给我打电话的,或者早点来。”

“可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希比冷着一张脸看向了克里斯蒂安,“作为惩罚,今天不要碰我!”

克里斯蒂安看着希比的背影,嘴巴歪了歪,无奈的叹道:“女人啊,就是这么麻烦。”

在进入市区的时候,克里斯蒂安叫司停了下来,走下车去,像是要解决什么个人问题的那些人一样,那司也是这样的人见得多了,也就没往心里去。

到了一家酒店之后,克里斯蒂安连忙走下车去,打开了前面车的车门,很是绅士的把希比迎了下来,比职业的门童还要职业,一只手还挡着上面的边缘,怕她会碰头似的。

“哼!”希比如同是一只孔雀一样,对克里斯蒂安不答不理,径直往酒店走去。

进了房间,克里斯蒂安关上了房门之后,像是变魔术似的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枝白*的花,举到了希比的面前,“亲爱的,漂亮吗?”

“路上采的,我看它很漂亮,便下车去摘了回来。”

“想让我原谅你?”

“不,只是不想让你继续皱眉头而已。”

在克里斯蒂安继续向前一步的时候,希比身子一转,“我去找一个瓶子泡上它,味道还不错,如果及时的话,我想两三天不会凋谢。”

克里斯蒂安叹了口气,自己这算是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不过他还是被许可上床了,只是某些运动被禁止了而已,倒也好过睡沙发。

半夜时,克里斯蒂安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声音来自他的身边。

终于,希比给出了回应,声音有些发虚,“你……在干什么?!居然打我?”

“你没事了?上帝!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克里斯蒂安一把将希比搂在了怀里,“你吓坏我了,是做噩梦了吗?没关系,亲爱的,只是噩梦而已!”

希比的神*有些不对,她想起了刚才的梦,摸了摸自己脖子,一边回忆着,一边慢慢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活动了一下的窗帘,“我想这不仅仅是个梦。”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