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小学都送礼给老师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30 00:14:00浏览216次

“于老,你太妄自菲薄了!”来人这个时候也是恭维的说道,现在沈浪是什么情况,来人可以说是非常的清楚,在此之前呢?恐怕也就只有于海于老能够对沈浪造成相当的威胁和掣肘,所以现在这个时候还必须要让于老出面,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现在派系方面已经四分五裂了,在如此的局面之上,还让自己出面,是嫌弃自己丢人不够呢?还是说这帮家伙太异想天开了,现在这个时候于老甚至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是好了,这帮家伙想的真是太简单了,至少把沈浪给想简单了。

主要是因为沈浪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精明了,精明的让人都感觉难以置信,要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于海都不敢说自己可以看透沈浪这个家伙,就好像这一次的情况一样。有些问题自己还真的就是忽略了,而忽略的代价呢?就导致了这个严重的后果。

这里面多少有自己的责任,但问题自己当时的情况也是比较的严重。谁能够想到那帮家伙竟然要端了自己的后路呢?对此自己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准备和防备,沈浪也是趁着这个机会火中取栗,成功的摆脱了自己身上面的枷锁,这一手很险,但是值得冒险。

如果说当时的时候自己要是能够提点那边两句,让他们不至于过于的冒进,那么沈浪身上面的这个枷锁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但是现在提及这个方面的事情真的是太晚了,不否认自己当时的时候有那么一些私心,但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呀!

老爷子的这个表态呢?也是让不少人感觉有那么一些失望,不过想一想这个貌似也不是那么的难以理解,为什么这么的说呢?老爷子虽然说现在依旧还是非常的有威望,但貌似也就剩下来了威望而已,其背后的势力呢?已经消散了。

在如此的情况之下,老爷子还跟沈浪去掰手腕,太开玩笑了吧!但是军方呢?对此还是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担忧,那位副总长和肖艋是为了制衡沈浪的,想要压着沈浪,两个人绑在一起的话可能还有一丝的可能性,单对单谁也不是沈浪的对手,沈浪对付他们就跟玩似的,要知道彼此的层次呢?有很大的差距。

更何况现在这个时候,对沈浪出手,谁也不会答应的,目前最需要的是和谐和稳定,其他的一切吗?基本上是免谈的那一种。诚然大家也知道时间拖得越久呢?想要拿捏沈浪就越加的不容易,但是能怎么样?不还是得受着!

这里面呢?其实也就是一个问题。那就是利益的问题,自己先前的拿出来了这么多的利益,谁不眼红呀!现在大家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份利益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差异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大,导致的这个结果呢?也是让大家感觉心理面有那么一些难受。

恐怕也就只有时间能够消磨这一切了,而在这段时间呢?还是少刺激一下这帮家伙比较的好,过分的刺激他们呢?还真的就容易导致擦枪走火。所以沈浪选择消停两年的时间。让自己背后的派系呢?可以更好积淀自己,不至于被落下太远的位置。

为什么直到现在这个时候,沈浪还是选择不断的在打派系的地基。而没有要去起高楼的意思,不是说没有这个势力,也不是说没有这个财力,还是先前的话。派系的底蕴不够呀!就算是起了高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塌陷的,沈浪不希望出现那样的结果。

想做就做,不过在这个事前呢?沈浪又一次的给钟子期钟叔叔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钟叔叔,我觉得先前的时候跟你提及的事情呢?多少可以开始布置一下子了,这一次军方的损失可能比较的大,需要从其他的地方呢?找点水喝!至少先润润唇,解解渴!”

沈浪借着军方的事情呢?把这些人给拽进来,大家对于这些人的注意力呢?会放低很多,为什么这么的说呢?首先这是一次军方的行动,肯定会严格的保密,不会有太多人知晓的,再者就是原来新司的那些人,沈浪已经做好了这个工作了。

这是相当重要的一点,如果说没有做好这些人的工作,然后就贸然的掺和进来,那么这些做糖不甜,但是做醋绝对是酸的,在这个背后给你使坏或者是下绊子,诚然是沈浪,想必也会感觉非常的头疼,这个安抚进行的可不是一天半天这么的简单。

沈浪的这个方式呢?看着好像有那么一些不得已而为之,但是实际上面呢?却只是推动了事情的发展而已,并没有要去主导什么事情的意思,这个就是沈浪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在很多人看来,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掌控的,这个差距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大。

顺应事物发展的规律,这个才是正确的道路,而不是说去操控事物发展的规律,这两者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大家都只看到了沈浪聪明这么一件事情,但是却没有看见沈浪究竟是因为什么聪明的。对此钟子期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洋洋得意的意思。

在很早的时候沈浪就选择站在了自己这一边,而在整个过程当中,沈浪并没有去刻意的表现什么。也没有刻意的去要求什么,沈浪这个家伙非常的冷静,冷静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青年人,毕竟沈浪的年纪在自己看来,就是一个年轻人。

钟子期也是笑了起来,在自己的面前沈浪还真的就是没有任何的隐瞒,又说了两句,钟子期也是放下了电话,然后开始布置这个方面的问题。而沈浪呢?也是给军方的高层传递了一个信息,自己的身体情况虽然说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但是做点其他方面的工作还是可以的。相对的来说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

对于沈浪突然放出来的一个讯号呢?大家还真的就感觉挺意外的,沈浪究竟是什么意思呢?现在这个时候突然的来了这么一下子。难道沈浪是准备有什么动作吗?如果说沈浪有动作的话,那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动作呢?

很显然有些人呢?这个时候已经猜测到一些事情了,但是猜测到了并不代表着这个事情就已经是真实的了,随即有人也是要打探一下这个方面的消息,但是这个消息的打探呢?没有太多的效果,沈浪现在这个时候倒也不会涮着大家玩,除非他想要玩火。

没有太久,就有人得到了这个方面的消息,得到消息的时候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群情激动的意思,但是沈浪却没有要去理会这份激动的意思,自己只不过是传递了一下这个方面的消息而已,至于后续的事情究竟会怎么样?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走了,可是上面对此却是非常的头疼,沈浪用什么方式给大家带来这里利益,这个问题不需要有太多的过问,但是这个利益究竟要怎么的来分配,这个状况实在是太让人头疼了,而且极端的烦躁。

沈浪这个家伙呢?管杀不管埋呀!他闹出来了这个事情之后呢?就悄声匿迹了,对于这个事情的发展呢?根本就没有要去关心的意思,管你上面究竟要怎么的去考虑呢!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负责弄回来些许的利益就可以了。

很显然国内当中也有人加入到了这个行列当中来,对于这个问题呢?于老也是有那么一些揣测的,沈浪这么的做呢?在某种程度上面可是有那么一些玩火的行为,不过自己也是有那么一些好奇,沈浪这个家伙藏匿的本事倒是不错,直到现在自己都没有找寻出来一个确切的答案来,还真的就是不太多见。

这个家伙的诡异根本就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出来的,至少于海对此感觉有那么一些难以理解,因为自己找寻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连一丝的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寻到。

当然了在这个问题上面呢?先前自己背后派系的人员也是找上门来了,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能说什么呢?自己可以说没有任何的意见和想法,当初的时候大家都盯着自己碗里面的东西,心里面也都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是结果怎么样?

也就好像是沈浪所说的一样,他们是好命,是亲妈养的,甭管是什么方面的事情,肯定是有着那么的好处,这个好处就好像是不要钱一样的从天上面掉下来,而沈浪他们呢?就是后妈养的。但凡需要背锅定罪的时候,全部都是他们的,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新司的底细可以说是被翻弄了一个底儿朝天,那帮家伙当初的时候太胆大了,把所有的资料全部的都给卖了。底细都已经被人家给调查干净了,这个就好像打仗一样,你的人员、装备、后勤等等的情况。对方都了若指掌,在如此的情况之下去打仗,可能会有胜利的机会,但是机会是微乎其微。最大的可能性还是失败。

更何况就算是现在沈浪给予了这个面子,那么以后呢?以后的情况又怎么说?更何况老爷子当了一辈子的标杆,这个脸面还是很重要的,所以老爷子去找沈浪肯定是不会为了利益方面的事情,除此之外又会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沈浪在见到老爷子的时候呢?有少许的感叹,因为发现了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老爷子的精神很是不错,只不过脑袋上面的头发全部的都已经花白了,虽然说这个年纪头发花白这个是正常中事,但是这个速度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快了。

“爷爷,这段时间的操劳太重了!”沈浪也是劝慰的说道,“药是我配的,所以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状况,我心里面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感觉的!就算是有所操劳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说完了以后,沈浪也是感叹了一声。

“利益的问题我就不掺和了,现在就算是想要掺和恐怕也掺和不了的!”老爷子倒是有自知之明的,很快就是把问题给摆了出来,“但是这个新的部门呢?我要一些名额,有些事情你也应该清楚的,我只能是做到这个程度了!”

“聪明!”于海也是感叹了一声,说完了以后也是注视着的看着沈浪,“其实这个事情我有那么一些疑惑!”于海很是清楚。如果说不给沈浪一些有用的消息,或者说是威胁的话,那么自己这一次的张口将会是无用之功。“先前军方的事情看着好像是你主导的,但是从行事的手法来看,根本就不是你个人的展现,你只不过是站在了那个位置上面而已!”

沈浪抿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对于这个事情呢?自己当然不会承认了,不过当着老爷子的面呢?也没有要否认的意思,老爷子对自己的研究绝对是深入骨髓的那一种。所以现在出现了这个情况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只能说老爷子太用心了。

于海暗叫有些可惜,沈浪这个家伙聪明的跟猴一样,贼精贼精的,这个家伙拔一颗眉毛绝对是空心的,自己原本的时候还想打探一些消息来着,但是那里想到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给予自己任何的机会,直接的就给自己封口了。

“好吧!”沈浪都已经表示了同意,自己如果说继续的开口,那么这个事情就显得过于的明显了,对于沈浪来说呢?这个完全就是一种忌讳的存在,现在这个时候过于的得罪沈浪,貌似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来着。

“于爷爷,说两句你可能不太高兴的话,你操劳的太多了,有些事情呢!还是应该放一放的!”沈浪这个话说的多少有那么一些隐晦的意思,但是相信于老应该可以听明白的。

“呵呵,这个是实话!”对于沈浪的说话,老爷子也没有任何的介意,“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状况,这里面有主观上面的原因,也有客观上面的原因,问题吗?总是会出现的,也总是需要去解决的,这个才是客观的发展规律不是?”

沈浪的眼睛当中呢?也是闪现过一丝的暗淡,然后摇摇头。“新司的问题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但就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可惜,甚至是心痛。新司培养出来了很多人,其机制也已经快要发展成熟了,就这么的被毁了,从内心来说还是有那么一些难以接受的!”

“也许吧!”沈浪的这个说话呢?多少有那么一些思索的味道,新司对沈浪的打击绝对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不是说老爷子一句话两句话就可以把整个事情都给扭转过来的,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情,“不过眼光倒是可以放得长远一些!”

沈浪不想就新司的问题继续的讨论下去,这个始终都是自己的一块心病。其实老爷子何尝不知道这个是沈浪的一块心病。但是奈何有些问题呢?现在这个时候还是需要跟沈浪说明白的,以防出现其他的问题和状况。

“说起来这个新部门,你就这么的有信心!”既然是闲聊,那么有些问题直接的说出来也就可以了,现在老爷子倒也不怕触碰到沈浪的伤心处,沈浪呢?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现在倒是有这个时间,可能精力上面差了一些。但时间会慢慢的把这一切都给磨平的,这个恐怕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反正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

“派系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至少我是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孩子而已,有的时候呢?不由自主的就会有其他方面的表现,这种关心是不已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一种,其归根结底呢?还是一个教育和传承的问题,我是这么来理解的!可能这种说法会略有偏颇,但是至少对于我个人来说是比较有意义的!”

“不错,派系就跟孩子一样!”说道这里的时候,于海也是注视的看了一下沈浪,“不过说起来这个问题呢?别墅那边荒废的时间稍微的有那么一些长了,哪里都快成为游乐场了,不少人都跟我提及了这个方面的事情,有钱也不能这么的浪费!”

“算了吧!别墅留在明面之上太容易躺枪了!”沈浪自然明白老爷子潜意思里面想要表达的思想,所以也是在第一时间就表示了拒绝,“更何况哪里留给孩子貌似也挺不错的,听说彼此之间的交流就放置在了那里,反正地方够大,而且环境也不错!”

“你呀你!这个睚眦必报的心理还真的就是一点都没有改变,也说不上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不过有些问题呢?还是需要看的开一些,毕竟那些孩子也算是你的半个学生不是,你也不能够厚此薄彼呀!”老爷子也是稍微的露出来一些话来。

沈浪则是又一次的看向了老爷子,随即也是笑了起来,“爷爷,这个事情呢?我还真的就不太说什么,别墅有自己的运行法则,这个事情你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这么的来说吧!耗费在他们身上面的资源绝对是超乎想象的那一种,只不过没有太多的人看到而已!”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