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工厂及时跟进补退货好处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30 00:15:00浏览216次

张丙东再次呆住了,甚至有点想哭。只见梅花镇内镇外,大街小巷,院里院外,水坑里,水井里,山药窖里,菜窖里,寨沟里,桥头上等等,到处都是缺头断腿、少胳膊开腹、割乳、赤条条的死尸,恶臭扑鼻,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往日最热闹的尚家街还有残火尚未熄灭,被烧死的人有的在炕洞里;有的在灶膛里;有的头插在水缸里;有的相互抱在一起,横躺竖卧,惨不忍睹。这是一场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是谁,又为什么这么凶残,要将手无寸铁的平民屠戮殆尽?

眼前的景象,张丙东没有身为死灵法师应有的欢喜,只有感觉到莫名的愤怒!但首先是要知道谁是凶手,为什么如此凶残!张丙东想起自己的出生地绿山村较为偏僻,侥幸的话……不如先去看看!

所经过约五里的区域内,庐舍均己焚毁,沓无人迹,连家畜也看不见。张丙东所怀的唯一的一丝希望也逐渐渺茫,逐渐生出一种绝望的预感:“绿山村也完了!”翻过一条山梁,遥望到群山环抱的山村。走进村头,招人注意的白粉墙上刷着三个大字,估计是“绿山村”三字。道旁大路上钉着两块长方形的松木牌写着“&215;&215;&215;&215;”、“&215;&215;&215;&215;”(可惜张丙东还不识字)。

半焦黑的孩子身上还能发现刺刀的戳伤,还有血污,受伤的孩子先是遭受杀伤的痛苦,痛苦中又遭烈火煎烧。这样的痛苦,张丙东不忍想象了,如果自己还是个孩子,还在这个村子,就会这样在不忍想象的痛苦中,被惨毒的毁灭了。站在倒塌空洞的宅子里,似乎听有人在哀号、惨叫!举目四望,落日里,只看见恶腥的黑烟……看着这惨不忍睹的世界,唯一的活人嘴里苦涩,拳头紧握,不能呼吸,怒火高涨。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张丙东和小白小黑骑着招唤出来的骷髅马,带着召唤出来的一百骷髅枪骑,缓缓地离开了小村,心情很是压抑。出村口时张丙东回头望了一眼:尸横处处、残垣废墟、黑烟弥漫,整个村子没有一些活气,在暮*的渲染下,处处透出阴森的气息。难道这一切都是兽人干的?以人类和兽人的仇恨,确实是至死方休,但兽人从我去异星前就入侵了,到现在至少好几年了,不可能还没有赶走吧?

路救金祥潘金祥一直跑,一直跑,大幅度地喘着粗气,汗如雨下。脚已经软的像面条,头也一阵一阵地眩晕……像呼吸一样,思绪杂乱缤纷,时时闪现……

还在睡梦中,突然砸门声、吼叫声、尖叫声、哭喊声响成一片,二弟冲进来:“大哥,不好了,兽人把潘家峪包围了!”又是一阵眩晕,追在身后的兽人吼叫声也渐渐变的遥远,脚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但不能停下来,不能停下来……

……身后追着的兽人叫嚣声又响了起来,不能……就是不能让它们如意……跑,不能停……兽人杀人魔王正在布置更大的杀人场。

大约午饭前一个时辰,兽兵便拳打脚踢驱赶人们进入潘家大院。从西大坑到潘家大院有100多公尺距离,沿途刀枪林立,兽兵一个挨一个排成一个刺刀胡同。大院门口密布着身着重铠、手握利刃的兽兵。人们从刺刀林中穿过,这种严森恐怖的气氛,孩子们哪见过呢。有一个小女孩吓坏了,一边哭,一边后退。火夔脊一步抢上去,“喀哧”一刀,孩子两截。她的爷爷见心爱的孩子被杀,向火夔脊猛扑过去,一个手端刺刀的兽兵跨上一步,又将老汉刺死。人们再也沉默不住了,1000多人一起怒吼着,挥舞着拳头与敌人展开了生死搏斗。但手无寸铁的人们哪里抵挡得住这些!一部分人当场被杀死,大部分被赶进潘家大院,只有少数人冲了出去…………身后兽人的吼叫声越来越大,意识越来晕眩了,奔跑中生命似乎也要干涸了,但不能停,跑死也比死在兽人手里好……不能停,不能停……

转过一个弯,潘金祥一阵眩晕,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右手肘皮破血流,但一点也不觉得痛。但几次努力都没能爬起来,一阵绝望的情绪涌上心头,终于……要死在***兽人手里了吗?……一阵渐缓的马蹄声传了过来,潘今祥抬起头来,但逐渐模糊的视线和意识使他看不清,只觉得黑压压地人马影像不住晃动,他趁着意识清醒的间隙,提起所有的力气凝视了一眼这群人马的首领,正好看清了一张平凡无奇的人脸,不错,这就是张丙东。

两条腿到底跑不过四条腿,十几个四散奔命的兽人很快毙命在上百众枪骑的攒击之下,一场小小的遭遇战刚开始就结束了。张丙东结手印,念了段长长的咒语,终于将一道灰光附在了潘金祥的身上,而被施法者悠悠转醒了过来。

“潘家峪在哪?”“在那……”

潘金祥想指下方向,突然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连呻吟也忘记了。只见一群骇人的的骷髅人马里三层外三层地将两人围着,插翅也难飞了!

“不用怕,没有我的命令,它们不会伤害任何人的!”潘金祥瞪着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小伙,愕道:“难道你是……?”

“是的,我是个死灵法师!”潘金祥呆了,作为血魂团在潘家峪的团员之一,潘金祥不是孤陋寡闻的人,但灭绝百年的死灵法师他也只仅仅是听说过而已。但谁知道,眼前这个和传说中死灵法师形象完全不同的小伙子竟然会是死灵法师!

潘金祥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仿佛很难理解这个事实。但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只要能杀兽人,只要能救潘氏大家族,就算眼前是魔鬼也要寻求救助!“***兽人,在潘家峪大屠杀,尊敬的法师大人,我急切地请求您救救我那些无辜的族人吧!求求您了!”

潘家峪大屠杀光明纪年983年,5月17日傍晚,潘家峪。

兽人大部队已经走了。大屠杀后的潘家峪村一片惨景,所有的房子都燃烧着,全村一片大火,浓烟里窜动着火舌,硝烟和血腥气味污漫着整个山沟。

一路半死不活样的潘金祥到家门口一看两间房子起了火,像着了魔一样一头冲进火海。仓促间张丙东没敢往里进,只派出小黑护卫他。潘金祥急于救人,冒着烟火跑到上屋连喊带摸,啥也没摸着,转身又往后门跑,他还没迈出后门就听“咕咚”一声房子烧塌了,熊熊燃烧的横梁当头砸下,幸亏小黑一手架住。

小白小黑骑着骨马,带着上百骷髅枪骑从张丙东两人身后冲了出来,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三个兽人一下子慌了手脚,转身就逃,但很快就被骷髅枪骑们追上。杀人者转眼就变成被杀者,几十把骨制长枪戳过去,残忍的刽子手变成了血刺猬,惨嚎着倒下,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十多岁的小男孩,张丙东的心里并没有一点好过,反而十分自责。自己是个死灵法师,搜寻生灵不正是自己所擅长的吗?还要傻傻地用眼睛去找,要是自己早点想到这一点,这个小男孩就不用死了!

不过作为一个刚从外星回来的新亡灵法师,由于平时修练精神力的时间居多,还只熟悉两三个亡灵魔法,所以很多时候都忘记自己是个亡灵法师了。叹了口气,自责的人收敛心神,斥出精神力,如八爪鱼般伸展开来。搜索结果大出搜索者的意料:身旁熊熊大火的大院里有三十多个生命气息,而南面有两百多个人正往这边过来。

张丙东扭头一看,南边是个石崖,只有坡沿有个两人宽的小路蜿蜒上去,背面估计是个缓坡。“喂!”张丙东这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带自己来这的人的名字,只好这样叫他了。

“怎么?!”潘金祥忙着在尸堆里找活人,头也没回。张丙东指着大火中的院子道:“这个院子里还有三十多个人活着,后面的崖那边也有两百多个活人!”

张丙东再次小范围地斥出精神力,发现这奇迹般存在的三十多个生命气息在房基下面,可能是在地窖里才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劫吧,不过现在的生命气息似乎比刚才要弱,看来要赶紧救火才行,要不可能会窒息而死。张丙东正想将这一情况告知潘金祥,却只听见他大叫一声:“法师,你看崖上!!”

张丙东从大火院子冒出的火烟间隙看到对面崖上兽人正在杀人,然后将尸体挑下崖。亡灵法师立刻命令小白小黑带领整百骷髅枪骑冲上崖去。这边救火的事也是刻不容缓,让僵尸来帮忙吧!张丙东闭眼吟唱了一会咒语,使出了中级亡灵法师的“召唤僵尸群!”

尽管知道张丙东是死灵法师,身边的恐怖景象还是将潘金祥吓的心惊胆战,但崖那边有更让人急得跳脚的事。“法师,那边兽人还在杀人!”

张丙东跑过去,一口气就放了三个中级亡灵魔法。作用很明显,兽人动作顿时慢了下来,一股莫名的惊惧从骨子里冒了出来,眼神和动作也变得畏畏缩缩起来。堵路的两个兽人中了鬼缚,动弹不得,立马被刺死,小黑小白瞅住这个空子,仗着刀枪不入,冲进兽人群中张牙舞爪。张丙东这才发现没有给小黑小白武器,汗!

好!再来个扭转战局的僵尸群体召唤术!得意的亡灵法师吟唱起恐怖的死灵咒语,突然一只冷箭带着尖锐风声直射张丙东。潘金祥将张丙东扑倒在地上,张丙东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又是“嗖”的一箭过来,又准又狠。

定心吟咒,给自己罩了个魔法罩,这才走了出来。定睛一看,崖上一个兽人军官正持弓注视着他。“你死定了!”张丙东恨恨地想,没想到自己一时太意,差点就死在这里了!想起来冷汗直冒。

救命恩人也躲在路旁的突石之下,忍痛拔着穿脚箭。而崖顶上还不时传来村民的惨叫声。

一时僵尸骷髅雨般落崖,当然,其中也夹杂着几个倒霉的兽人。情势急下,张丙东赶忙命令在兽人间乱冲乱闯的小白小黑回来打开路口,上百枪骑还堵在小道上干着急呢!

小白小黑果然不孚所望,一下子就扫飞了路口的几个兽人,枪骑赶紧往里冲。但兽人军官早看出了死灵法师的意图,带着几个强壮的兽兵冲了过去,一下子又将路口堵住了。已经而冲过去了四个枪骑在崖顶的狭小空间也施展不开,不一会就淹没在兽兵里头。

“擒贼先擒王!”潘金祥不知什么时候瘸站在张丙东旁边。对呀,天才如我怎么没想到!

兽人军官突然中招厥倒,其部下大惊,纷纷抢救,却挤在了一块。小白小黑在张丙东的示意下一个全力冲撞,顿时十多个兽人被挤下来,滚下陡坡去了。张丙东高兴的哈哈大笑,下令强攻。

本来兽兵就认为和死物作战,胜了没便宜占,败了没面子,死在这里更是毫无意义,因而士气较低,再加上正副军官都被放倒了,更是无心恋战,这个魂惧术用的正是时候,马上就有兽人丢下武器,转身撒腿就跑。骷髅枪骑终于上得崖上来了,张丙东一边令小白带着僵尸骷髅继续进攻,一边令小黑上马,整好骷髅骑兵队形,准备冲锋。

小小的艳遇“你们没事吧?”潘金祥一瘸一拐地走向幸存的村民们,准确的说,大部份是女人和孩子。一个个唇青齿白,浑身打战,恐惧地看着曾经是亲友的僵尸和骷髅骑兵们。

有可能战斗时所用的大范围魔法魂惧也波及到她们了。张丙东收回僵尸魔法,僵尸哗啦一下全部倒下去了,同时让小白小黑带着骷髅骑兵站的远远的,免得吓坏了小朋友们。

“现在没事了,你们不用害怕,这些骨头都是我的这位朋友控制的,是不会伤害我们的,你们也看到了,就是这些骨头保护我们的。”潘金祥温言安慰。这时才有一个十八九岁,和张丙东年纪相仿的女孩站了起来(这是指张丙东的心理年龄,要是指身体年龄,张丙东可是千年老怪了!)问道:“金祥叔,村里怎么样了?”

张丙东很注意地看着这个女孩,能从魂惧中这么快回复过来如果不是习过武艺就是胆识过人,估计是后者。完全是个乡里女孩的形象,比张丙东高一头。(真自卑,张丙东不禁咒起大头怪来,有那么好的基因,那么长的时间,怎么就不稍微花点力点精力在外貌上,活了千多年还是个猴形)陈旧、土气的糙布衣裤,一头粗糙的头发,马马虎虎地扎着,肤*偏黑,脸*却透出健康的红润(看来恢复的满快的)。相貌很顺眼,而且一道剑眉衬出英气,只是眼神却显得有些朦胧(有点奇怪)。

就感觉概言:一个颇有英气的山里女孩子。“很多人都死了!”潘金祥沉重地说,又抬起头道:“但潘家大院还有三十多个人被火困在地窖,等着我们去救呢,大家都跟我来!”

看到工程进度很慢,周围还有很多尸体,张丙东干脆把所有看的到的尸体都发动起来了。这下一百多僵尸都忙活了起来,劳动现场真是一片火热。等潘金祥带着一帮妇幼慢腾腾地下来,废墟已经被清理干净了。炙的碳黑的僵尸们也已经按照死灵法师的要求整整齐齐地排躺在路旁,估计人们看到死灵法师驱动自己亲友的尸体会很难接受的。

只见小小的地窖里面居然挤了三十多个人,由于空气混浊,大部分人都晕过去了,有两个睁眼的,也是有气无力,只能勉强睁眼了,看到两个探头探脑的骷髅头也没气力去害怕了。张丙东下窖,抱起一个老太太,爬上木梯,递给小白,再下去抱一个,递给小黑。而小白小黑穿过滚烫的废墟,将他们抱到路上去。

潘金祥和那个女孩也注意到了这边,两个聚谈了一会,那个女孩就一跳一跳地越过烫热的废墟来到窖沿,对张丙东说:“我来帮忙!”张丙东正在地窖下,点点头。

“我去下面!”女孩一边说,一边被烫得直跺脚,好像站都站不稳了。张丙东还没来得及点头女孩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

地窖里本来就人叠人铺了一地,张丙东刚刚才清理出一块立锥之地。女孩一跳下来立足不稳,又没地方迈脚,只好往张丙东身上扑,两手扶住张丙东双肩往下压,希望可以这样稳住身子。但张丙东没想到她这样就跳了下来,吃了一惊,被她压得直往后仰,眼看两人都要倒地。张丙东连忙回了一下头,只见地上铺着两位瘦骨如柴的老太太,没处撑手,这样一躺,自己磕背事小,两位老人家一命呜呼事情就大条了!于是张丙东老实不客气地吃起了豆腐,一把把女孩抱了起来,果然缓了一下后仰的势子,但仍没止住后仰的趋势。女孩也意识到不能向后倒,抱住张丙东仰腰后扬腿。两人杂耍般地终于平衡了重心……一会儿,又开始向后仰了。

而张丙东尴尬地搔着后脑,一时也不好说什么,但心里还在回味刚才的那个小小艳遇。虽然也不是什么大美女,但一次,一把狠狠地抱住人家女孩子的身体,感觉还是很美妙的!“对不起!”女孩小声道,没有看他。

“没关系”张丙东一幅很不安的样子,但其实心里美的很。张丙东还想说点什么,但地窖里有人咳了起来,外面的哭声仍震天地响着,地窖里的空气也是混浊不堪,什么屎味尿味都有,实在不是风花雪月的地方。

张丙东暗咒了一下老天爷,搔头道:“上面烫,我去上面,你把人递上来吧!”“好”女孩好像已经从刚刚的小意外中恢复过来了,神*如常地看着张丙东点点头。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