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蚌埠大学生引进补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30 00:16:00浏览216次

“那您的意思?”

沈图笑道:“再等两年吧。”

可是不论学武,以至弹琴弈棋诸般技艺,要是极力的想着速成,全力以赴,有时反而窒滞良多,停顿不前,就像是骑马嫌慢,坐车也嫌慢,结果自己下来跑着,感觉是快了,可结果呢?江南七怪和梅超风夫妇都是望徒艺成心切,督责綦严,而郭靖又绝非聪明颖悟之人,较之常人实更蠢钝了三分,他心里被这位一吓,更是慌了手脚。月来竟是进步极少,倒反似退步了,就连修行内功时候,都险些岔了气,正合了“欲速则不达”、“贪多嚼不烂”的道理。

江南七怪各有不凡艺业,每人都是下了长期苦功,方有这等成就,要郭靖在数年间尽数领悟练成,就算聪明绝顶之人尚且难能,何况他连中人之资都还够不上呢。

那黑风双煞倒是有速成的法子,可那夜之后,也决计闭口不谈,连提都没再提起,他们本也知道若凭郭靖的资质,最多只能单练一人的武功,二三十年苦练下来,或能有其中的一半成就。但江南七怪一意要胜过丘处,“贪嗔好胜”又岂是丘处一个人?明知“既学众家,不如专精一艺”的道理,可却都是心有不甘,难道还空有一身武功,却眼睁睁的袖手旁观,不传给这傻徒儿不成?各个都是看在眼中急在心里,恨不得打开郭靖的脑壳,将自己的那些绝技都硬生生强塞进去一样!

韩小莹心头火起,勉强克制脾气,教他如何足尖使力,如何腰腿用劲,哪知待得他纵跃够高了,却忘了剑挽平花,一连次都是如此。

沈图看到之后,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郭靖的肩膀,苦笑道:“没什么,也不怪她伤心,这越女剑法硬生生被你炼成了莽汉子剑法,她又怎么能不伤心?”

“师傅……”郭靖低着头,将手中的长剑一丢,坐了下来,说道,“我知道我笨,让他们伤心,可是我也不想的啊,就是……就是手脚不听使唤,有时候想到了,却又做不出来,做出来了,却又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的动作!”

“您有什么错?师傅,明明是我自己……”

“靖儿还记得之前师傅传给你的内功入门吗?”沈图问道。

“什么原因?”郭靖挠了挠头问道。

沈图摇了摇头,笑道:“他会扬长避短,你想想看,对敌的时候,他什么时候是用蛮力取胜的?都是扬长避短,用内力真气压迫对手,招式什么的,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郭靖站起身,看着沈图,心中有些激动,他自懂事起,就一直跟着沈图,可是见沈图动手的会却寥寥无,一只手都能数的清楚,很多时候是师兄白玉蟾去解决那些麻烦,后来师兄走了之后,便是梅超风和陈玄风,至于沈图,在郭靖的印象中乎就没怎么表现过,更不要说是动用刀剑兵刃。(蛋疼小说网-danteng123*文字首发)·首·发

说罢之后,沈图搬运出一丝元气,送入剑中,隔着三五丈远,抬手间斩向了附近的一块一人高的巨石,随着“呲”的一声刺耳声过后,那巨石被斜着斩开,一分为二,断口处光滑如镜。

郭靖快步跑了过去,用手摸着那冰冷的断口,一时间目瞪口呆,转头对沈图问道:“师傅,这是什么剑法?”

沈图和郭靖回头看去,见是一个长须道士,脸*红润,手中拿着一柄拂尘,郭靖上下打量了一番那道人,见他装束奇怪,倒不是身上衣服如何,而是头上的发髻,郭靖自小长大大漠之中,可不管是李萍还是沈图,都要求他不得学蒙古人一样剃发,而是保持一副汉家衣冠,表示不忘祖宗,可这道人却怪的很,头上梳了三个发髻,高高耸立,如同是三座宝塔一般,看的郭靖有些好笑。

那道人丝毫不在意郭靖脸上的笑意,而是向着沈图打了一个稽首,道:“沈道长还是一如既往的高论,让贫道受益匪浅啊。”

沈图还礼说道:“马道长慈悲,多日不见,怎么一见面便揶揄起我来?”

一边的马钰看着郭靖练习时的样子,对沈图摇头说道:“看来你这徒弟,注定是做不到随心所欲了啊,这人的灵性,完完全全被招式中的匠气所困住,一点腾挪不开。”

马钰点头说道::“那江南七侠中的韩小莹,在下早年也听闻过,一手越女剑法也是了得,可惜,那剑法适合她那样的女子,却不合适令徒这样的男儿来使,强行练习,反倒是有些……”

“暴殄天物?”沈图小声问道。

“没错,就是如此。”马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沈图笑道:“不如马道长前去指点小徒一下,如何?”

马钰被沈图这么一提,心中也是热切的很,这段时间他也看了,这郭靖尽管有些驽钝,可是却也尊师重道,心性纯良,对比自己教中的那些三代弟子,虽然拳脚功夫上确实弱些,可也是个传承衣钵的不二人选,可惜,被沈图抢先了一步,马钰道:“那贫道便越俎代庖了?”

沈图躲到了一边,算是礼貌,另外他确实还有其他事情要做,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沈图将袖中的两只幼雕取出,捧在了手中,用元气一点点的滋润着幼雕的身体,给它们打牢根基,这两只幼雕沈图原本是想着当作宠物来养,没想着费心调教,可偶然之间,这两只幼雕在嬉戏之时打碎了沈图的一只丹瓶,将两枚养气丹药吃了下去,若不是触发了沈图部下的阵法,让他元神有警急忙赶回帐篷,仅仅是那些药力便能将两只幼雕撑死。

那两只幼雕体内的经脉简单的很,也脆弱的很,沈图控制着元气在它们体内转了圈之后,便收了回来,然后运气托着它们,模拟起了空中飞行时候的气流。

“又是来找郭靖的?”沈图笑道,“你啊,干脆嫁给他好了,也省的来回跑动!”

“那是你父汗的想法,你的想法呢?”沈图笑着问道。

“自然是想!”华筝害羞着笑道,“对了,沈图大师,您这两只白雕儿……”

沈图笑着将油纸包丢给了华筝,说道:“小心别给啄到了。雕儿虽小,这一啄可仍是厉害得紧。”

“所以呢?”沈图笑着问道。

“他说要教我一些东西,我不知道该不该学,就来找师傅你问。”郭靖磕磕盼盼的说完之后,看着沈图。

“可是……”郭靖急着跺了跺脚,道,“我怕自己笨,学不会,他生气的话,给师父添麻烦。”

沈图和马钰自然不会对郭靖明言,两人心知肚明就好。

马钰见沈图教导完之后,便上前说道:“沈道长,贫道此间事了,不知道长何时成行?”

沈图沉吟了一下,对马钰说道:“两日之后吧,待我将这里的事情料理妥当了,便与马道长同往武夷山一行!”

沈图笑着说道:“你这小子,还不长大了怎么?在大漠之上,像你这般年纪的,都已经可以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了,你还要在师傅羽翼下待多久?再说,为师这是去看望你师兄去,又不是不回来!”

听了沈图这么说,郭靖才按压下心中情绪,说道:“师傅多久回来?”

“这就不知道了,也许三年五载吧,”沈图笑了笑,看着郭靖说道,“师傅本是出家人,在你这里滞留了十多年,怎么,你还想将师傅拴在身边不成?”

说着,便不再理会郭靖,和马钰一起向着旁边走去,待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沈图看着马钰问道:“道长此来大漠,为的不仅仅是看一眼郭靖这孩子吧,丘道长就是再好赌,也不会逼的自家掌教前来探听对手虚实吧。”

马钰笑着捋着胡子,说道:“沈道长倒是见一斑而窥全豹啊!”

沈图摇了摇头,“看来您这位掌教是不看好南边的那位官家了?”

沈图不再说什么,只是暗中掐指算着,但是结果却有些模糊,算不真着,这让沈图微微有些皱眉,难道这里面还有其他高人参与其中?

“大师,那拖雷王子已经回去了。”

“去个人,给拖雷带个话,晚上我请他吃饭。”

那拖雷也是刚刚才走不远,不到一刻便被那人喊了回来,原本是铁木真唤他一起到王罕处赴宴,旁听攻击札木合的事情,但那拖雷一听是沈图召唤,忙让信使独自回去,那王罕好见,可沈图难见!孰轻孰重拖雷心中自然清楚!

拖雷到了沈图营帐外,正要报名而入,沈图的声音便传了出来,“进来说吧,你是郭靖的安答,哪里有这些外礼。”

拖雷听后,心里顿时一热,撩门帘进去,先是跪拜行了大礼,而后才跪坐起身来,问道:“大师唤我来,是有什么吩咐?”

“啊?”拖雷又是一愣。

分享到:

上一篇: 冬季女性进补

下一篇: 切子宫怎么进补

*标签

NEWSTAGS